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685妈妈想把小九送幼托班

2019-07-08 18:5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264

2685-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星期日小雨转多云16℃~11℃客厅早晨温度18℃ PM2.5-37

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四天,外边地上的地砖就没有真正的干过。

妈妈上午要上课,爸爸要监督庆兔兔做作业,爸爸还要带庆兔兔去打架子鼓。

外婆要去买菜,我就去照看庆小兔。

九点钟庆小兔还在呼呼大睡,庆小兔已经穿着恐龙睡衣。

我打开可以上网的智能超级宝宝,悠扬的儿歌在床上飘荡,歌声让庆小兔睁开了眼睛。

庆小兔迅速地爬起来,庆小兔抱起智能超级宝宝亲了一下。

庆小兔在智能超级宝宝按钮上按着,智能超级宝宝不停地转换节目,智能超级宝宝也不时地改变声音大小。

去卫生间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停了一下,庆小兔说:“没有尿。”

我刚刚准备站起来,庆小兔说:“巴巴。”

我问:“是不是要屙巴巴呀?”

庆小兔点点头,很快庆小兔屙了很多干巴巴,最后庆小兔又尿了很大一泡尿。

今天床边放着一双鲜红的旅游鞋,这是一双刚刚买的新鞋。

庆小兔用手指着红色旅游鞋,庆小兔说:“鞋。”

庆小兔又把自己的脚伸出来。

爸爸说:“我今天特地要庆兔兔剩下三个饺子留给小九吃。”

庆小兔在吃饺子。

庆小兔用手指着沙发上放着鞋盒,鞋盒上一个红色旅游鞋的图样,这就是庆小兔新鞋的鞋盒。

庆小兔说:“鞋。”

庆小兔又用手指着自己脚上的鞋,庆小兔把脚翘到鞋盒跟前。

当庆小兔在咬了一口第三个饺子的时候,庆小兔走到茶几中间,庆小兔伸出手在盘子里拿起一个小零食。

庆小兔拿着包装袋在用力撕,庆小兔怎么撕不开包装袋,庆小兔把小零食递给我。

这是一包小酥饼,小酥饼很小,可能也就四厘米左右。

庆小兔拿着小酥饼,小酥饼一下子就消失在庆小兔黑洞洞的嘴里。

剩下的半边饺子庆小兔也不要了。

客厅里响起来嗡嗡嗡的马达声音。

庆小兔手里握着线控挖掘机的遥控器,线控挖掘机在地上行驶着,线控挖掘机的挖斗在上下摆动着。

线控挖掘机被控制线挡住了,我弯下腰去把控制线移开,庆小兔马上用手把我的手推开,庆小兔用脚去把控制线踢开。

庆小兔开着线控挖掘机来到小房间,庆小兔拉开门往里看,爸爸跟着庆兔兔出来了。

庆小兔跟着爸爸从小房间出来,爸爸又回到了庆兔兔那里。

庆小兔开始找枪,庆小兔把枪一把把排在爬行毯上,一会的功夫七把枪放在庆小兔的面前。

长枪庆小兔端起来瞄准,短枪庆小兔就一个手举着,庆小兔嘴里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在开枪。

气枪庆小兔拉不动枪栓,庆小兔还是装模作样地拉一下,电子枪庆小兔打开开关,庆小兔扣动扳机,电子枪发出绚烂的光芒。

庆小兔拿着一把手枪来到小房间,庆小兔喊爸爸出来。

庆小兔在柜子里抱出装螺丝刀的盒子,庆小兔在盒子里寻找合适的螺丝刀,庆小兔用螺丝刀在拧枪上边的螺丝钉。

庆小兔能够把十字螺丝刀头插进螺丝钉脑袋上,庆小兔却拧不动螺丝钉。

爸爸在茶几上拿来一个塑料药瓶子,塑料药瓶子底部有一个螺丝钉。

爸爸说:“这个就好拧一些。”

这个塑料药瓶子几天前我就见过,我感到有一点奇怪,塑料药瓶子底上拧一个螺丝钉干什么的。

庆小兔拿着几辆汽车在开着,庆小兔拿着警车去小房间。

外婆过来用缝纫机给姨爹缝裤子裤腿。

缝纫机一直放在客厅里,庆小兔也从沙发上爬上去过,缝纫机把头伸出来,庆小兔还是第一次发现。

庆小兔爬到沙发上,外婆立刻停下缝纫机,庆小兔在转动缝纫机的转轮。

我说:“转轮,用手转一下缝纫机就可以转起来了。”

其实转轮学名叫上轮。

上轮在转动,缝纫机的针杆挑线杆也跟着上下移动,庆小兔又来按针杆挑线杆。

庆小兔用手去摸下边的缝纫机针。

外婆说:“这是缝纫机针,缝纫机针会把我们小九的手划破了的。”

外婆用手碰一下缝纫机针,外婆迅速把手缩回来,庆小兔也把手缩了回来,庆小兔举着手说:“流血。”

外婆说:“小九去一边玩去,外婆还要缝衣服呢。”

庆小兔才沙发上下来,庆小兔并没有离开,庆小兔来到外婆的跟前,庆小兔也把脚放在脚踏板上,庆小兔在用力把脚踏板往下踩。

庆小兔发现大轮盘与曲拐在动,庆小兔又过去转大轮盘。

我说:“这个叫大轮盘,这个叫曲拐,这个是皮带,外婆用脚一踩,缝纫机就会转起来。不过这个皮带轮转的时候是不能碰的,会把手指头压进去,手指头就会流血的。”

庆小兔把手缩了回来,庆小兔说:“外婆踩。”

外婆说:“外婆踩了,我们小九离远一点。”

庆小兔马上往后退了一步。

庆小兔不时地推开小房间的门,庆小兔探进头去看,爸爸就出来陪小九玩一会。

警车开进了沙发底下,庆小兔趴在沙发跟前的地上,庆小兔朝着沙发下边看着。

爸爸说:“哦,你把警车开到沙发,我看你怎么办?”

庆小兔用手指着墙角的棍子说:“棍子。”

爸爸给庆小兔拿了长柄夹子,庆小兔用长柄夹子在沙发底下够警车,庆小兔没有能够把警车掏出来,最后还是爸爸把警车弄了出来。

十点半外婆说:“小九,我们走吧。”

庆小兔马上拿起一辆警车,庆小兔又拿起一辆赛车。

外婆说:“小九,姨妈家已经有了那么多车了,我们就拿一辆汽车过去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把两辆汽车捂在胸前。

路过四期大门,庆小兔用手指着四期大门说:“鱼。”

庆小兔马上把身体倒向了四期大门。

外婆说:“回去妈妈那里还没有下课,就让小九在这里玩一会吧。”

四期上午的喷泉还在工作,庆小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四期了。

庆小兔对每一个突突冒水的喷泉都感兴趣,庆小兔用手指点着每一个看见的喷泉。

庆小兔要下地,庆小兔用手撑着喷水池的台阶,庆小兔想跪到台阶上用手去够喷泉。

这一会的雨已经停下来,可是地面上的水依稀可见,我连忙拉住庆小兔说:“你看地上到处都是水,我们以后再在喷泉里洗手。”

可能是下雨的缘故,鱼塘跟前就一个小姑娘在喂鱼。

我说:“我们下来看姐姐喂鱼吧。”

庆小兔没有看小姐姐喂鱼,庆小兔也没有要自己喂鱼。

回来的时候妈妈正准备送两个学生离开,庆小兔要跟着妈妈出去。

我说:“妈妈马上就回来了。”

庆小兔还是要出去找妈妈。

妈妈回来了。

妈妈说:“小九夜里有一点闹,小九是不是发烧了?”

姨妈过来摸了一下庆小兔的额头说:“哪里发烧了。”

妈妈说:“小九怎么会有一点小闹呀?”

我说:“小九一直好好的,不要小九有一点不高兴,你们就认为小九生病了,马上又要给庆小兔看病吃药。”

庆小兔在吃西红柿鸡蛋汤里的西红柿。

庆小兔舀起一块西红柿说:“大了。”

妈妈用筷子帮着把西红柿弄小一点。

妈妈说:“妈妈给你弄小一点。”

庆小兔大声地说:“谢谢。”

外婆说:“小九会说谢谢了。”

妈妈惊奇地说:“小九,你是在说谢谢吗?”

外婆说:“小九说那么清楚。”

庆小兔马上又说了一句:“谢谢。”

看见庆兔兔在吃糖饼,庆小兔伸出手跟庆兔兔要,庆兔兔撕了一点点糖饼给庆小兔。

姨妈拿了一块糖饼,姨妈把糖饼给庆兔兔庆小兔一人一半。

庆小兔把糖饼放进嘴里在咬,庆小兔用手用力往下一拉,庆小兔手里的糖饼掉在地上。

庆小兔想下来捡糖饼,妈妈说:“掉下地的东西就不能吃了,我们把糖饼给大毛吃。”

妈妈把糖饼捡起来,庆小兔伸出手要糖饼,庆小兔要下来去喂大毛。

妈妈说:“我们先吃饭,等一会我们再去喂大毛。”

庆小兔伸出手跟庆兔兔要糖饼,庆兔兔给庆小兔撕下一半糖饼。

庆小兔举着糖饼说:“小九,说谢谢。”

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说了一声谢谢。

庆小兔要下来,妈妈说:“你还没有吃多少?”

外婆说:“你们刚刚给小九吃了沙琪玛。”

妈妈说:“一块沙琪玛才多少呀?”

我说:“小九的饭量也就那么多。”

爸爸在客厅陪着庆小兔在玩,庆小兔突然往厨房跑过来。

庆小兔嘴里喊着:“巴巴,巴巴。”

爸爸说:“爸爸在这里。”

庆小兔来到厨房,庆小兔拿起扫把和簸箕。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簸箕扫把,庆小兔一边用手指着客厅说:“巴巴。”

姨妈说:“不是巴巴,那是垃圾。”

妈妈吃完饭,庆小兔伸出手说:“妈妈抱。”

妈妈说:“过完年就把你送进托儿班。”

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送庆小兔上托儿班,妈妈只是道听途说,哪里的托儿班好,哪里的幼儿园教育质量高。

孩子三岁上幼儿园是国家规定,两岁的孩子还没有自理能力,除了家里没有老人带孩子的双职工家庭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早期教育是我所提倡的,我一直在思索怎样对庆兔兔庆小兔进行早期教育。

大部分幼儿园没有托儿班,没有老人带孩子的双职工会左右为难,私人开办托儿班应运而生。

很多托儿班都是一些退休人员发挥余热,帮着没有能力带孩子的。一般的托儿班只能够保证孩子吃饭睡觉和有人照看玩,他们根本就没有早期教育的感念,就是一些幼儿园有托儿班,有可能安排一些课程,提供孩子有一个安全的活动场地。

我虽然不是一个专业幼教老师,但是我有早期教育的思想,我中学数理化几乎很少看见低于九十五分。

我这样的水平竟然不能比一个一般的幼儿园老师,我不知道妈妈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能够带庆小兔玩耍,我能够让庆小兔获得知识,庆小兔这么小,庆小兔说话还不能表达意思,妈妈却想要把庆小兔送到一个托儿班里。

庆小兔拿着一把没有子弹的弹簧手枪,庆小兔来到门口要出去。

庆小兔伸出手说:“抱。”

我说:“你要出去,就不要抱,要抱,我们就不出去。”

我打开门,庆小兔马上就跑了出去了。

一个叔叔在马路边打电话,庆小兔拿着手枪对着叔叔就biubiu地开枪,打电话的叔叔正在专心打电话,没有注意到有一个抢手在向着他射击。

一个爷爷在前边走,庆小兔的biubiu的枪声不断,远处一个人从路口经过,庆小兔的子弹也飞向过路人,庆小兔的枪声回响在小区上空。

庆小兔来到小区门口,庆小兔又伸出手要我抱,我说:“要抱,我们就回家,我们去看看是不是能够碰见哥哥回来。”

庆小兔自己跑出小区大门,往琴行走的马路是一个断头路,两边的马路虽然紧挨着,但是只能人和电动车可以通行,马路上全部停满了汽车。

虽然今天是星期天但是这时候正是汽车回家的时候,庆小兔走在路上,庆小兔随时随地注意着汽车的来往,只要听见汽车的马达声或者汽车上的车灯亮起,庆小兔就会用手指着说:“汽车。”

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庆小兔发现汽车在走动,庆小兔马上就一点点地往马路旁边移动,一直等汽车开走或停下来,庆小兔这才继续往前走。

上坡的马路宽阔平坦,上边的马路汽车是走不进来的。

庆小兔拿着手枪在biubiu地在开火,一个男孩慢慢地走过来,男孩消瘦的脸庞有一点腼腆,男孩想走过来又有一点不敢。

庆小兔却主动地把枪举起来送到男孩的跟前,庆小兔的手枪并没有送到男孩手上,男孩伸出手又悄悄地把手缩了回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手枪上固定螺丝,男孩这时候才把手伸过来用手指着扳机,庆小兔却继续在指手枪上其他螺丝,男孩也不说话,男孩也继续要庆小兔扣扳机。

我说:“这个是扳机,用手指头扣动扳机就可以开枪了。”

男孩想跟庆小兔玩,男孩有一点不敢,庆小兔想跟男孩玩,男孩又有一点敬而远之。

男孩不停地咳嗽,男孩的嗓子里好像还有很多痰,男孩可能感冒发烧,我想让庆小兔离开,又觉得庆小兔难得主动跟别人玩。

我问:“你几岁了?”

男孩说:“三岁了。”

男孩还在不断地咳嗽,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地对庆小兔说:“小九,哥哥可能已经回家了,我们回家去吧。”

庆小兔这才把枪收回来,庆小兔在和男孩再见。

外婆说:“我们以后就不要再叫小九了,现在已经长大了,我们以后就叫庆小兔吧。”

我说:“也是,我们以后就叫庆小兔。”

猛然改变称呼还是有一点不习惯,还是经常喊小九没有喊庆小兔。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