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北城以北

2019-06-04 22:4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歌熏桥,月黄昏 阅读:1857

文/雨眸QQ407377548

陆城一个位于南方的小城,它有和北方一样干燥的空气,所以住在这儿的人总是习惯叫它北城。

??北城不算大,几米宽的街道。但是房屋很多。房屋与房屋之间的距离很近,东家的猫可以从窗户跳到西家窗户上,然后把正趴在窗户边做作业的小姑娘吓了一跳,不小心的打翻了桌上的墨水,猫“喵喵······”叫着,跳上书桌,在上面印下好几个蓝色的脚印。

??北城不算有名,可是来过北城的人都知道北城是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城市。因为这里有很多很多的枫树,加上北城空气干燥的缘故,枫叶在一年之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火红的色彩,把整座小城都衬托得格外热闹。

??“如果一个人执意要走,就算再美的风景都是无法将他留住的吧。”苏夏说出这句话时,我和她正在高中教室外的阳台吃着十月天的冰淇淋,那时距离我们高考已经很久很久了。太阳很高,风很大,慢慢就把手中的冰淇淋吹化掉了。

??我知道这又是一个故事了,一个很长的故事。关于他或者关于她,有关苏夏的整个高中生涯。

??三年前,阳光依然不急不忙的落在北城整片整片的枫树上,晒得叶子越发的红。苏夏抬眼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距离下课还剩一分二十一秒。铃声响了,苏夏拿着只做了选择题和填空题的数学卷子交了卷,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告别了初中生涯。

??天意弄人也不过如此。苏夏破天荒的选对了所有选择题,以最后一个名额挤进了北城最有名的高中。此事让苏夏忍不住用字典在头上狠狠砸了一记。

??由于学校在北城最北方,而且声誉一向很好,在那里的学生为学校取了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北城以北。学校里最多的除了学生,就剩枫叶了。苏夏并不觉得陌生。穿着同样的裙子,扎着同样的蝴蝶结的女生,穿着同样球鞋顶着还未完全脱去稚气的短发的男生。这样的年龄这样的季节,一切都未真正开始,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样子。

??苏夏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他——一个名叫易安扬的戴着有黑色边框紫色镜片眼镜的男孩。苏夏只知道那天的阳光特别大,整个校园都是火红的颜色,除了红色她什么都看不清。然后趁着开学典礼的空档,跑去学校小卖部买饮料。此刻的小卖部里里外外挤满了高一偷跑出来买水的学生。

??苏夏抱着一瓶纯净水,站在枫树下喝起来。突然一只瓶子“哐当”一声掉进了她旁边的垃圾桶,苏夏顺着瓶子飞来的方向看去,“yes!”男生帅气的打了一个响指。看见苏夏一脸严肃的看他,男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飞跑进了操场的人群中,他就是易安扬,注定让苏夏念念不忘的人。

??总之一切还是好的,唯一不足的是,苏夏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读文科的材料,可是却还是被分到了理科班的教室。抱着书找到自己的位置算是安了家。就这样匆忙的开始了高中生活。

??在高中苏夏认识了宁小雨,一个小小的对人很好的女生。缘分在于她和苏夏有相同的分数而且坐在相同的位置,就名正言顺的成为了同桌。时间长了也就成了名正言顺的死党,高中女生似乎只要是同桌,最后都能成为朋友,这似乎是一种惯性,也成了多年不变的定律。就像女生天生就喜欢八卦一样。

??开学的第四次晚自习,宁小雨扯着苏夏的衣角:“你看倒数第三排那个男生怎么样,是不是很帅?”“还好啊。”紫色镜片黑色边框的清秀男生。原来和苏夏同班,一次老师课堂提问,才知道了男生的名字,易安扬。就和他的人一样总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

??易安扬喜欢打篮球,尤其是在投三分球的时候投得特别准。宁小雨总是硬拖着苏夏一起翘掉没老师查堂的自修课去看易安扬打篮球。苏夏只是觉得易安扬打篮球专注的样子很好看,单纯的很好看。

??北城的雨季算是到了,绵绵无尽的雨洒满了长长短短的街道。学校成片的枫叶交织在湿润的空气里,听不见风抚树叶的声音。苏夏觉得安静听雨时可以想很多很多的事,有关于过去,有关于未来。也许人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活着,很多时候只是为了一个华丽而遥远的梦想活着,哪怕到生命枯竭的时候它仍没有实现,就这样放任自己去努力追逐也还是好的。

这样的雨雾让人分不清到底是虚幻还是现实,偶尔能听见欢呼雀跃的声音,偶尔又听见了一波接一波的讥讽。

??不知道和宁小雨爬在阳台听了多少次的校园之声,不知道和她一起看了多少场易安扬的球赛,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苏夏只是觉得眼前的枫叶红得像要滴出血来,然后叶子就开始疯狂的往下掉。人们就开始穿上了厚厚的毛衣,怕冷的小女孩开始戴颜色鲜艳的围巾和毛绒绒的手套。

??站在北城空荡荡的街道上,望着低沉的天空,苏夏知道冬天到了。雪花开始肆无忌惮的飘得漫天,枫叶早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还在寒风中和苏夏一起瑟瑟发抖。圣诞节到了,整个学校充斥着节日的气氛。可是,苏夏仍华丽丽的感冒了,在这个毫无预兆的节日里。晚上下了第二堂课,宁小雨拽着一大包莫名其妙的东西就往苏夏的课桌里扔,还美其名曰,“我自制的配方,所以你感冒会好很快的。”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可是还是把苏夏感动得稀里哗啦。

??元旦节全校放假一天,这一天对于身为高一的学生来说简直比游山玩水更振奋人心。校广播里教导主任刚通知完放假的事,就听见全校所有教室里不约而同的欢呼。对于放假,苏夏认为出去到处溜达是最能放松的方式。在街道上缩手缩脚的时候看见了易安扬。白色的外套,由于身高比较高的原故,把拉锁拉到衣领最顶端的位置,看起来干净美好得样子。

??“好巧。”易安扬看到苏夏也出来闲逛,“你也喜欢出来散步吗?”“说不上喜欢,只是习惯吧。你呢,没去打篮球?”“没有,出来放松下,只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想不想去北城最高的地方看看。”“北城最高的地方?”

??易安扬跟着苏夏沿着石阶一直向上走,来到山顶,可以看见整个北城的夜景,有琉璃的灯火和高高的房屋。“这里原来还隐藏着整个城市的摸样。”易安扬看着夜景对身旁的苏夏说道。“其实,很久以前有人对我说过,伤心的时候不要往远处逃避,应该要向高处走,走得越高你就越能把自己的懦弱和卑微踩在脚下。”风很大似乎可以大到吞没一切声音。因为夜景,或许还有苏夏的一番话,易安扬觉得苏夏是个有很多故事的女孩。至少他还没能完全懂得她有时为何独自悲伤。

??时光晃晃悠悠的就临近毕业了,大家都在给彼此准备毕业留言。苏夏给易安扬的留言是:可以告诉我你最美的回忆是什么吗?易安扬在苏夏的留言上回答:在北城最高处看过的夜景和苏夏。

??苏夏看着留言泣不成声,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不舍,亦或是其他······易安扬,你为什么要让我和宁小雨同时爱上,对于友情和爱情都是多么残忍的事啊。

??很久之后据说易安扬和宁小雨都填了上海的大学,苏夏将志愿填在了南方,是一个可以看见大海的城市,苏夏想,要是回忆在自己的思绪里蔓延的时候,看看大海会不会就让自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且知道易安扬和宁小雨都好,也是一种安静的幸福吧。

??世界上总是会有很多奇怪的事发生。连自己能考进“北城以北”这样的事都能发生,那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发生的呢。苏夏一直都这样觉得。不过让苏夏觉得更无法预料的是宁小雨提着行李箱站在南方大学的校园里对她一脸邪恶的笑的那一刻,这是明媚了整个秋天的笑容啊。“你不是和易安扬一起填在上海了吗?”

??“你是傻瓜吗?我们曾经说过不允许我们喜欢上同一个人的,既然喜欢上了,你可以舍去你的喜欢一个人落荒而逃,为什么就不允许我把我的喜欢放在心里让它覆水难收呢?”之后苏夏在大学里遇到了对她很好很好的男生,和易安扬一样喜欢篮球,也一起陪着苏夏看遍了整个南方城市的夜景,可是却没能让苏夏觉得美好如北城的夜空。

??苏夏给我说起这个故事,她说她现在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在看待自己的故事,已经找不到最初喜欢易安扬的感觉了。我不知道她是用怎样的心情在叙述,只是在她近乎平淡的语调里还是充满了掩饰不了的忧伤。原来年少的爱情总是需要慢慢成长的,好在苏夏的爱情有宁小雨陪着她一起长大,这样还算不算是悲伤呢?

??(仅以此文寄那场有始无终的感情和终将长大的我们。年少的爱情需要和时日一起成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