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玲子, 玲?止

2019-05-14 22:4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萍水相逢 阅读:490

当我把自以为“骗子”的电话挂断,却被证实了一个惊人的噩耗——我的二姐于3月12日晚在自己的寓所突发脑溢血去世,距离她60岁生日只有两个多月。

这个毫无预兆的死讯,使坐在车上的我顿时泪流满面,我无心再参加任何活动,"我让风儿吹干满眶的泪水,我用爬山平复内心的悲伤,我大口喘气以让郁结喷出,我自虐却不能留住你万一。”

二姐从小古灵精怪,调皮似男孩,爬墙上树、斗嘴打架无所不能,她积极挖出的“防空洞”,我们在里面捉迷藏的情景至今想起都像一幅生动的年画;她领着我跳跃“战壕”碰伤了头,竟能哄着我,瞒过了母亲的问责;她带着我捡柴火却知道避开父亲的同事以保全父亲的面子……

因为机灵、好动,她也是我们几个里面挨父亲“揍”最多的一个。她在“新三届”里年龄最小,16岁就上山下乡,母亲让她和大姐一个知青点以便相互关照。

因为最小,她被安排和村民一起摆渡,大姐回忆说,她真能吃苦,风雨无阻;她一个人扛着10多斤米,步行十几里路,就为了去见被抽调到公社中学教书的大姐;她一个人坚守知青点,等到大姐星期天去看她,她会兴奋地给大姐讲《增广贤文》,讲村里的逸闻趣事,大姐回忆说:"那段时间我就盼着星期天到她那去,那就像是我们两个人的家——温馨。"

二姐聪明伶俐,独立不羁,她告诫我的“女孩子要有独往独来的气质” ,让我受益匪浅;她勤俭持家,自立自强,她凭着自己的坚韧和智慧为儿子在北京的房产交足首付款;她幽默风趣,乐于助人,在“完美”的道路上以满满的正能量成就自己,温暖他人;她自尊坚强,不依附,不攀比,经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孤独和落寞;在她生命最后的岁月里,在为她的自拍和风景照点上一个“赞”的时候,我分明感受到了她笑容里无以名状的淡淡的忧伤和无奈的勉强,我曾想着和她交流自拍的体会,却不曾想她的那些自拍都成了绝版。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8月,我们在张北草原渡过了愉快的3天,我离开北京时,她的依依不舍让我不能相信这竟是我们的永别!我想着我已经送走了最后一位老人,我们姊妹可以经常团聚,我们儿时一起摸爬滚打,以后可以抱团养老,不曾想这已经成为了最大的奢望;我想着清明我们会为了祭扫父母再次相见,不曾想她竟去了那边,我不能想象,父母见到她该会多么心疼!

二姐,我想告诉你的是,二姐夫已经明白了“夫妻关系是人世间最亲密的关系” ,和他一样,我们都有无尽的悔意——我们没有照顾好你。你走的太急,没有留下关于身后事的话语,一切的安排都权当交给了“上帝”,你就安心地走吧,我们会想你、怀念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