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幻想大剑

2019-04-21 22:4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For nothing 阅读:1047

临近高考只剩两个月,认真刻苦的同学们正在教室里例常进行早读。可瞬间,便被突如其来的黑暗给溶解开来,所有学校的所有楼栋皆陷入冥冥漆黑中,不止学校,整个地球的北半边都被黑压压的一片遮挡住了,人类陷入短暂的恐慌......当然,仅仅片刻,爱迪生发明的电灯就如期而至的给北半球的人类带来了光明......的绝望,遮天的是一条体态堪比地球般庞大的巨龙,体表远看起来又黑又硬,像万年的老树皮,只是树象征的是希望,而这条巨兽却无时无刻不让人们感到邪恶和绝望......

“哦!愿主保佑,将邪恶永钉在十字架上,赦免一切罪责......”基督教徒手持十字,虔诚祷告。

“哦!我佛慈悲,诸恶莫作,众善奉行,阿弥陀佛......”僧侣人手持念珠,虔敬祈求。

“哦!卧槽,什么情况”一靠窗少年手持试卷,惊怖喊道,他的呼喊声霎时吸引了数名同学围到窗前,抬头望去。

“好...好大的蜥蜴”惊到自语的同学叫孙友谅,是靠窗少年的室友。另一名刚跑到窗户边的女同学也惊恐地捂住了小嘴,女孩叫高雅,人如其名生的极为雅致,是女神班花。

那条巨龙悬浮于苍穹且缓缓移动,很久...很久......人们似乎忘记恐惧,只是祈祷着这只巨兽快些驶离地球。甚至有人继续手上的工作,约谈着客户,写着考题......然而一声闷雷般的凄唳骤然间响彻天地,那龙猛然甩出如注般的赤色火焰,卫星拍的真切,位于东经122°56′至153°59′之间的中国东北偏北的一个岛国于火海中湮没......

如黎明的丧钟,人类再次陷入恐慌,谁也不知道下一口龙息将会花落谁家?绝望、嘶吼、和彷徨......,那些在不同国家上过电视的以及没上过电视的秘密武器尽数打在巨龙的体表上,也似乎只是挠痒痒。

巨龙咆哮,狂风席卷大地,凛冽刺骨,或许是沉睡地底的英灵们被惊醒,又或许是人类恐惧的感召,无数道金灿灿的光芒自地底深处交汇于空中,凝聚成一把金色巨剑,源源不断弥漫开来光和热,所有人都本能的认为那是希望之剑!那是屠龙之剑!

然而,先前的靠窗少年不仅认为那剑象征着希望,能够屠灭巨龙。还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极度的饥渴,他饥渴手持希望之剑斩杀绝望之龙。事实上,就像知道水往低处流,太阳东升西落一样,似乎他生来就是为了干这事的,这是命运的抉择!舍他其谁?

少年翱翔于九霄,终于握住剑柄,荣光尽在彼岸,那一刻......他是地球村最靓的仔!

“吴奇?吴同学!旁边的同桌麻烦推醒他!”数声严厉的呼唤无情地震碎虚幻的梦境。

静谧的教室里,一个长着雀斑的害羞女孩憋着红脸卖力推搡着她昏睡的同桌,其他同学皆露出坏笑的瞧过来,暗道有好戏开场了,教台上伫立的老师则是一脸严肃。

少年刚被推醒便条件反射般站起身子,他耷拉着脑袋,企图掩盖自己的茫然与困乏。

“吴奇,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你还有功夫在课堂睡觉?下课来办公司一趟!”老师严苛说道,事关学生的命运和本班的升学率,更是一个老师应有的责任。

“办公室”三字从来都是提神醒脑,吴奇去了困意,应了声,然后默默坐下去,假装专心致志看着黑板,目光不敢与老师有丝毫触及。他只是奇怪,自己一睡着就会做梦,而且梦境千篇一律,拯救地球?家常便饭!每晚准时打卡,有时午觉还得加班......

“......昨晚吴奇又没回宿舍,估计又兼职赚小钱去喽,他成绩一般,高考肯定够呛......”孙友谅坐在教室另一侧正和周围的小伙伴们小声嘀咕。

一个女生瞥了瞥窗边发呆的少年,那身陈旧朴素的行头似乎引起她的怜悯,于是开口道:“哎呀,别说了,没准人家家里有事呢”

“那谁知道”孙友谅耸耸肩,撇撇嘴,无语道。

......

吴奇,平平无奇,福利院长大的孤儿,所以没什么经济来源,衣食住行皆要自己操心,因为缺乏父爱母爱,敏感且自尊心又强,从不告诉别人自己的家庭情况,所以宁愿多兼一份职,也从不申请补助金,在大庭广众下卖惨,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叮铃铃......单调乏味却如天籁之音的下课铃如期而至,吴奇却灰溜溜地钻进了办公室,他特别怕老师用毫无商量的口吻对他说:“让家长来一趟”

出乎意料,情况似乎没那么糟糕。

“坐吧!”虽然老师批改着试卷,仍是严肃脸,但听到这简单两个字,吴奇就如释重负,他乖巧地坐在办公桌对面,双手放在膝盖,像个幼儿园儿童。

“快高考了,时间紧,任务重,每一堂课都很重要......”老师语重心长道。

“是!”吴奇如小鸡啄米,乖巧道。

老师抬头看向他,愣了愣,抽了张纸递给吴奇,说:“嗯......这是补助金申请事项,你......帮我递给班长,让她传达给同学们,有困难就要讲出来......”

“好!”吴奇点头

离开办公室,正巧碰到篮球队长和孙友谅拎着球走出教室,吴奇把纸张交给班长,转身赶去打篮球,没听到班长轻咦一声,感叹老路忘性真大。

球场上。

“喂!老路怎么说你的”孙友谅好奇道,老路是同学们给老师起的外号,原名其实叫路登铭。

“也没什么,就是让好好学习。”吴奇跑到篮板下,想要接球,却被孙友谅一跃抢了去。

“下周聚会吃饭唱歌,一起?”孙友谅又把球扔给他,古怪笑道。

吴奇接过球,捧在手里却迟迟没有投,迟疑道“我...我那天有事,你们玩吧”

孙友谅只是怪笑,也不多说,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每次聚会都是独独缺吴奇一人,所以吴奇的在班里的存在感并不高。

吴奇摸着兜里的一百块,这是一周的饭钱,而一次聚会少说人均花费就要一百多......

打了会儿,他便心不在焉地到阴凉地休息去了。

“队长,你看,吴奇的灰色体恤都洗白了,嘿嘿,他那条万年不变的牛仔裤绝对堪称老古董......”高中的学习是枯燥乏味的,对于孙友谅来说,解压的方式莫过于消遣吴奇,至于为什么偏偏是吴奇,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哈哈哈,真狠,穿着布鞋来打球,就问你服不服,哈哈......”两人坐在地上笑岔了气。吴奇好奇地望了过去,怔怔出神,或许他猜得到原因,但从来会第一时间否认,所以他从小到大活的还算健康。

......

正值夏季,天有不测风云,傍晚几声闷雷之后,天气开始压抑沉闷起来,乌黑的云团像电影里末日来临一般。终于在晚自习下课时,伴随着苦逼学生们的欢呼和雀跃尽数释放出来,暴雨倾盆!校园外熙熙攘攘挤满了前来接送的私家车,家长们撑着雨伞围挤在校门口翘首以盼。

神奇的是,暴雨、鸣笛、远近光灯、以及人群的喧嚣交混一起显得极为杂乱,即便是这样,仅仅半小时后,校园外稀稀疏疏便鲜见人影了。

吴奇没带伞,更舍不得再买一把,所以他还在教室继续等着,等着雨势能够稍停......,期间,他看见家长们脸上焦急的神情,看见同学们找到父母时洋溢的笑脸,看见一辆辆车渐行渐远,他觉得那些车里肯定又温暖又温馨......

雨......仍如注的下,吴奇没时间再等了,于是径直冲进雨幕,来往的行人投以惊愕的目光,而他像只被踩了尾巴的败狗,在无处可逃的目光中尽力突围。

“我回来啦......”吴奇回到五十平米的小房子里没由来喊出一句,没有理由。他怔怔望着空旷的四周,突然有点委屈。半响,脱衣洗澡换衣,洗衣做题睡觉......,那一夜他手握希望之剑斩杀绝望巨龙,再一次拯救了世界......

对于世界,人类真的了解吗?或者说,对于宇宙,人类真的认知了吗?搞笑的是,大部分人连生活都过不明白......

新的一周,全班同学如约一起吃饭唱K,吴奇则是趁机接了个传单的活儿,他想着能攒点钱下一次就可以和同学们一起聚会了,其实他不止一次这样想过,可钱总是存不住。

同学聚会,迟到的或者没来的人总会率先成为众矢之的。自然,如果你指望一群人在背后只是赞美你,那和你指望火星撞地球没什么区别,不是不可能,但微乎其微!

“吴奇怎么回事,马上毕业了,架子还那么大”班长不悦道,身为聚会的发起人,她觉的自己班干的威严屡屡受到挑衅,她明明在QQ群里编辑了“务必”二字,可独独就他不赏光。

“人家可是大忙人,忙着赚钱呢,哪像班长大人就知道带着我们消费”孙友谅插科打诨道,在人群中说两句俏皮话向来是他的强项。

众人哄堂大笑。

班长的室友则为其打抱不平道:“赚钱?可他看起来就是屌丝一枚嘛,高中三年来来回回不就那么几件套,也不生升升级”

众人瞬间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三年来吴奇的穿着,顿感深以为然,大家笑意更浓了。

“我觉得吴奇人挺不错的”却弱的声音从一个生着雀斑的女孩口中传了出来,她是吴奇的同桌,以前感冒发烧,吴奇帮忙带过药。

可女孩平日素来低调,人微言轻,同学们纷纷打趣道是不是日久生情,因为爱情。于是女孩憋红了脸,也不再说话。

推杯换盏,大家都有模有样地学着大人们的做派,KTV里嗨歌、大冒险、掷塞子......短暂的放肆释放出高中如山的压力。众人小酌了啤酒,正处于微醺的状态。

“啊!大冒险,运气好差哦”班花高雅佯怒道,没想到轮到自己竟然摇到了大冒险,他很担心同学们怂恿她做一些尴尬的事情。

男生们自然不愿意为难她,很默契地统一闭嘴,谁不想在女神面前留下好印象呢,女生们则借着酒劲疯狂起哄,最终还是班长德高望重,促狭笑道:“高雅同学得在一周内让吴奇表白一次”,女生们起哄声更强烈了,男生却一脸无所谓,尽管有些妒忌,但在他们看来,吴奇实在构不成威胁,况且看热闹也是人的天性。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众人的鼓动,也许是想证明自己的魅力,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撩了撩耳垂边的发丝,颇具风情地点头默认了,她觉得这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她没有任何压力就可以做到,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从那起,吴奇总觉得同学们看自己的目光非比往常,同桌女生也有点刻意而隐晦地疏远自己,可他没时间也不想刨根问底,他原本就不是依靠别人的感情来过活的人,早就习惯了一个人。

一天,晴空万里,蓝天白云,阳光像水晶一般迷醉梦幻,那天轮到吴奇值日,他得留到最后负责拖地,然后朦胧间,女神班花递给了他一瓶茉莉花茶,她披肩长发,穿着棉布小裙,修长的腿上裹着白丝,像只发光的精灵在他呆滞的目光中蹦蹦哒哒地离开了。她轻轻的来,正如她轻轻的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如果不是手掌握着微凉的饮料,他完全认为那就是一场白日梦。

他基本不主动和女生说话,尤其漂亮女生,因为骨子里还是有些自卑的,那些光鲜亮丽散着香味的女孩像天使一般总让他有点不自信。可败狗也终有春心萌动的时候,尤其是女神抛来橄榄枝的时候,你还是会忍不住生出不切实际的希望吧。

吴奇像打了鸡血,把教室狠狠打扫一遍,直到地板锃亮反光才肯罢手,他珍惜地嘬了一口饮料,然后小心翼翼地编辑QQ发了过去:“谢谢你的饮料”

“没事,你辛苦啦,嘻嘻”秒回!女神的头像立刻闪动。

“值日嘛,应该的”吴奇重复一遍觉得没问题,然后发了出去,他觉得这简单的六个字不仅尽显洒脱,还暴露出自己的责任感。

“你在干嘛呐?0.0”女孩带着俏皮的表情问道。

“奥,看书呢!你呢?”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撒谎,可一点儿也不感觉可耻。

“我在理发,明天给你个惊喜......”女孩说完,头像便灰了下去。

惊喜?吴奇觉得他就像西游记里的唐僧守身如玉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了女儿国国王。不同的是,三藏是得道高僧,而他注定卡死在女儿国那一关。

“头发真好看!”......“真的吗?嘻嘻”

“图书馆,一起去吗?”......“可以......”

“复仇者联盟四,一起看吗?”......“嗯......好呀!”

“我喜欢你!”

“嗯......你是个好人,快高考了...我不想...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好吧,其实我开玩笑的”......“嘻嘻,我知道!”

夜色浓郁,吴奇独自走在寂静的公园里,公园外是林立的高楼大厦,万家灯火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闪耀夺目,可是,没有一家灯火是属于他的,这座城市的一砖一瓦对他而言从来都只有坚硬和冰冷,有时候会胡思乱想,假如有那么一天,他搭上了坏人的夜车,估计也不会有人为他报警吧......

“呵呵,你就是一枚屌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醒醒吧!”他突然绝望起来。亲情、友情、爱情......他样样不沾,甩得干干净净。他甚至认为,自己坚持活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每天晚上例常打卡的中二梦。

拯救地球?活的这么丧,全靠想象......

那天晚上,吴奇熬到很晚才缓缓睡着,他依旧没忘记拯救地球。

次日,教室里炸开了锅,所有人都知道了吴奇的告白事件,就连隔壁班的同学们也假借课间上厕所的机会不惜绕着远路来一睹这靠窗少年到底长着一张怎样的屌丝脸。同桌雀斑小女生似乎是看不下去了,于是安慰吴奇这其实只是大冒险,不会有人在意的......

他漠然扫视一圈,几乎与所有人都对视了一遍,孙友谅还在座位和队长津津有味讲着什么,手舞足蹈比划着,班长在捂嘴偷笑,高雅同学侧着脸和同桌浅笑嘀咕着,偶尔瞥向他一眼。

他想到白夜行里的一句话,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可败狗就是败狗,他可以绝望,可以嘶吼,可以愤怒......可这些也只能是心灵层面的东西,回到现实,他仍无可奈何。

那一瞬间,在男孩心中,人只是一头丑恶的野兽。他的肉体被悲伤与憎恶支配了......

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骤然失去光明,陷于无尽的黑暗!

男孩的梦境成真......那条在梦境里泯灭无数次的巨龙划破了虚幻与现实的界限,出现在现实世界的苍穹上。男孩手持试卷没有喊出千锤百炼的搞笑台词,而是独自摸黑上了天台,他想在消亡前好好看一看这个对他而言没有光和热的世界。

他眼睁睁看着巨龙一口龙息毁了整个岛国,很好!男人们快乐的源泉干涸了!肥宅们欣喜的二次元也消失殆尽了!吴奇恶狠狠地想着,他觉得唯有绝望才能消解绝望......

没有万丈金光交汇而成的希望之剑,世界陷入了崩坏前的疯狂,罪与恶肆无忌惮弥漫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士兵们的正义疲于对抗苍穹上的巨龙,警察们的正义也难以覆盖整座城市。

“现在的世界......好看吗?”天台上凭空出现另一个散着黯淡光芒的女孩,女孩轻声发问道,看不清表情。

连梦境都能成真,还有什么不可能?吴奇并没有很吃惊,只是淡淡回道:“还行,你是谁?”

女孩没回答,只是兀自说道:“你的绝望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条巨龙终于感受到来自地球的绝望,于是回家了......”

“回家?”吴奇奇怪道,他倒是不恐惧,世界真的末日的话,他也只能选择戴个头套安静等死,不然呢?

“地球本就是巨龙褪下的壳”女孩平淡道。

“你是谁?”吴奇的三观被完全颠覆,地球不该是宇宙大爆炸后,分子、颗粒、灰尘之类的相互吸引相互靠近,逐渐结团然后慢慢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人类希望的投影!”女孩毫无感情地说道。

“为什么选择我?”

“并不是,此刻有千千万万个投影分布在世界各处,分别站在数百万人类的身旁,他们和你一样满足条件”

“什么条件”

“绝望和幻想,但你们还差最后一把钥匙-勇气,可没人有牺牲自我的勇气......”

“近百万个人,每一个好汉?我不信!”

“人性陷入一种类似博弈论的思维,他们都在相互等待,这样等下去人类将在绝望中灭绝”

奥~我知道了,就像以前组队做课题,大家都不想上台出力,支支吾吾都在群里装聋作哑,吴奇鄙夷道。然后又露出一脸愤懑,所以说,这个垃圾世界凭什么我去拯救,巨龙巨龙你擦亮眼,快点回家吧!

说罢又不解似的,对着女孩冷笑道:“放弃吧,我誓与地球共存亡!”

女孩身上的光愈来愈黯淡了,她面无表情道,我只是应召唤而生,对地球没有感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一起看人类的落幕,她一扬手,瞬间世界各地皆出现在他的面前。

恐惧、逃亡、死去,然后在另一处继续另一次恐惧、另一次逃亡。绝望、哭喊、死去,无休止。人类亡命天涯,在即将崩坏的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栖身之所,挣扎求生。

蓦然间......他看到一位母亲面对滔天的火焰下意识将孩子护在身下而自己成为了焦炭,他看到一对恋人在地震面前临死相拥,他看到有人跪倒在朋友的遗体前悲痛欲绝。

我是个孤儿,一直活的很累很辛苦,友情也好,爱情也罢,我都没有过也没有失去过。但是对于亲情,我不希望再有第二个吴奇,绝望什么的糟透了,他自嘲道:“对于李嘉诚而言,大概丢个几千万都不会绝望吧,但对于吴奇,随便失去点什么都会绝望,因为他有的本就不多。”

矫情完毕!来吧,我要......上天!

如你所愿......

世界定格于同一时刻,瞬间!数百万个象征希望的投影自天涯海角交汇于吴奇的面前,凝聚成一柄金甲巨剑,眼前女孩也消失不见,化作一对金色羽翼,男孩身披羽翼,手持巨剑,如梦境般翱翔于九霄之上。

“见证......我的勇气!”他目光坚毅带着赴死的决心,死死盯住变得愈来愈大的恶龙,相比之下他简直像一粒火星尘埃。

可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巨剑触及龙鳞,陡然暴涨万丈,洒下的龙血如同炽热的岩浆浇灼在吴奇的娇小的身躯,吴起回忆起曾见过工人们用沥青铺路,所以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仿佛被滚烫的沥青覆盖了全身每个角落。

好疼......这不是梦......

巨龙受了重伤,跌向宇宙深处......

希望之剑碎成点点星光滋养着空中的残躯。女孩的声音最后一次出现:“......希望...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

时光倒流,温热的东南季风经过海洋吹向内陆,吹向城市,吹向某所学校......雨过天晴,和煦的阳光点缀出道道彩虹,五彩缤纷,校园里的草坪绿油油,向日葵黄灿灿,生机盎然。

教师里,路老师例常讲着课题,偶尔走神觉得一切似曾相识,但不会在意。

“吴奇?吴同学!旁边的同桌麻烦推醒他!”老师严厉道。

男孩站起身,思绪一瞬,梦中梦?可是...好真实,龙血的炙热依稀让他心有余悸,男孩紧握的手心传来刺痛,摊开手掌只见一粒金光黯淡的残屑,蕴含着......希望。

“吴奇同学?”路老师疑惑道,他觉得吴奇的举止有点......怪异。

“路老师!对不起,我会认真听讲,不会再睡了!”男孩紧握残屑,铿锵有力道。

“......晚上注意休息......这一题,我再讲一遍......”

或许,有一条龙叫感情,有一把剑叫坦率。

或许,有一条龙叫困难,有一把剑叫坚持。

或许,有一条龙叫绝望,有一把剑叫希望。

众生皆苦,愿每个人都能寻觅到自己的草莓味儿......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